石渠百万公顷下冷干天群亟须减力庇护

图片 1

中国绿色时报7月19日报道7月2日,四川省石渠县长沙贡玛乡扎加坝湿地,一头牦牛正用蹄子刨开草皮,奋力地往下刨着土。国际湿地专家、全球环境中心主任法伊扎尔·帕尔什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这一幕。“牦牛是在寻找水源。如果这片湿地没有退化,它很容易就能喝到水。再不保护,这片湿地不仅会退化,还会沙化,对青藏高原生态系统将是严重威胁。”法伊扎尔·帕尔什说。从6月29日开始,《中国绿色时报》记者跟随由湿地国际中国办事处组织的中外湿地专家科考队,来到平均海拔4526米的石渠,进行为期一周的湿地科学考察,发现这片中国稀有的高寒湿地群,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危机。草场沙化湿地退化川西高原之美能否留得住石渠县地处雅砻江、金沙江、黄河的三江河源头,位于川、青、藏三省结合部,与青海“三江源”紧密相连。境内湿地总面积约110万公顷,是青藏高原生态系统的主要屏障之一,维系着长江、黄河源头的生态平衡。“石渠的景色很美,这里的湿地是我见过的最美湿地之一。”法伊扎尔·帕尔什在考察过程中向媒体这样表述。“这个表述是有根据的,石渠的雪山、草原、湿地融为一体,自然景观优美,湿地类型多样,生物多样性十分丰富,雪豹、白唇鹿、藏野驴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种群分布较大,还是黑颈鹤、斑头雁等珍稀鸟类的繁殖地。”湿地国际中国办事处主任陈克林对记者说,石渠湿地的这些独有特点能够支撑它成为世界最美湿地之一。川西高原之美需要良好生态支撑。然而,由于环境恶化等种种因素,这片美丽的湿地和生态屏障正在大片的旱化、沙化、荒漠化,生态环境已变得极为脆弱。“我在这片草场放牧快30年了,刚来的时候草场上到处都是水坑,现在没有了,只有到离湖近的地方才能找到原来的样子。”牧民本巴下告诉记者。本巴下所指的湖是石渠县尼呷镇的高山湖泊。在本巴下眼中,这里的小河河床逐年变宽,周边草地开始干涸,对他而言这并不是什么好事。除了自家100多头牦牛饮水需要走更远的路之外,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草原鼠类打洞、啃草根,草场质量下降明显。“我县沙化面积已达60%,而且每年以6%的速度递增,地下水位下降日益明显,水土流失十分严重。”石渠县委书记袁明光介绍。监测数据显示,石渠草地面积3216万亩,可利用面积2862万亩,草场鼠害化面积达2159万亩,绝对荒漠化191万亩,板结化486万亩。湿地生态环境愈加脆弱,生态系统服务功能降低,大量湿地濒危动植物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鼠害严重投入不足多重因素侵蚀着高原湿地行走在扎溪卡草原上,考察车队所到之处,总能惊起一群群鼠兔四处乱窜,草场上随处可见一个个鼠洞和脸盆大的土堆,不时有几只鼠兔探头探脑。这是湿地退化带来的另一个恶果——鼠害。高原鼢鼠专吃草根,鼠兔吃上面的草,并在草原上挖出无数沙土堆,使已经退化的草原雪上加霜,变得千疮百孔、伤痕累累。“人鼠争地、鼠进人退”在石渠已不同程度发生。牧民多吉才让用摩托车载着记者,进入长沙贡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普鲁加姆湿地。说起鼠患带来的影响,他一直摇着脑袋,眼里充满了忧虑和无奈。“老鼠破坏了大量草地,放牧受到影响,我们的生活更加困难。”“这些老鼠挖洞推土,造成牧草连根坏死,严重的地方能形成寸草不生的‘黑土滩’。”石渠县森林公安局民警松吉说,当地草原鼠害种类有高原鼠兔、高原鼢鼠、田鼠、旱獭等,以高原鼠兔数量最多。据估算,石渠境内仅高原鼠兔就达13亿只。“石渠的湿地退化,先天脆弱特性明显。草原、湿地主要位于江河源区,加之地理位置特殊、草原类型复杂、海拔高差悬殊、过牧和鼠害严重,湿地一旦破坏,恢复起来十分困难。”中国科学院湿地研究中心秘书长吕宪国担忧地告诉记者。相较于自然原因和鼠害、过牧因素,投入不足是石渠湿地退化和治理的又一大困境。石渠与青海玉树紧密相连,生态区位毫不亚于青海三江源,然而,投入上却有巨大差距。2005年-2014年,三江源生态保护一期工程累计投入资金76.5亿元。2014年三江源保护二期工程接续启动,至今的两年间,已在湿地保护、草原植被恢复、沙漠化治理等生态领域投入资金超过12亿元。预计到2020年年底,三江源保护二期工程单期总投资将达160亿元。而石渠县过去5年生态保护工作总投入仅1.5亿元,每年只有3000万元。湿地保护投入不足造成的困难使当地政府压力巨大。“我们很清楚,保护石渠湿地关乎稳定长江、黄河水源,但投入不足挑战就更大。我们期待中央财政加大对石渠草原沙化治理、湿地保护与恢复等建设项目的投入,期待国家将石渠百万公顷湿地的保护与治理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统一规划治理。”袁明光说。牧民要富生态要美发展与保护难题如何破解石渠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县域幅员25191平方公里,面积超过北京市与上海市之和,人口却只有9.7万人,还不及北京天通苑社区的1/4,许多农牧民还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由于湿地退化等原因,石渠县近年来持续出现部分地区饮水困难的现象,全县水资源总量不到40亿立方米,地表径流减少、环境恶化是导致包虫病、大骨节病等地方病的诱因,加大了精准扶贫的难度。”甘孜州副州长舒大春说。事实上,处在贫困状态的石渠人,与草原沙化、湿地退化的斗争从未停止过。“十二五”期间,石渠投资1.25亿元,先后启动国家级、省级防沙治沙试点和湿地恢复等生态治理项目,对沙化草地进行围栏封育。去年还填沟还湿16.4公里,人工造湖2.48万平方米,抚育管护湿地2250亩,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湿地退化矛盾。为治理鼠害,当地还在草原上修建鹰架4000多根,吸引老鹰前来……但治理的效果和速度远远不够。石渠县过去5年沙化草原治理面积13.15万亩,而目前仅绝对荒漠化的草场面积就达191万亩;实施草原鼠虫害治理800万亩,而鼠害化实际面积是2159万亩。“如果不加大投入进行综合治理,即使年年治理,治理速度也远远跟不上草原沙化和湿地退化速度。”湿地国际中国办事处高级顾问栾慎强说,除了申请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实施纵向生态补偿外,还应该呼吁建立横向补偿机制,让受益的地区对上游生态服务提供者进行补偿。牧民要生存必然要放牧,生态要保护必然要少牧,这对矛盾又该如何解决?“对于草原和湿地保护,并不是一定要所有的牧民都迁出草场,而是应该合理放牧,找到放牧与保护的平衡点。”法伊扎尔·帕尔什说。可喜的是,石渠县整合生态补偿、草原灌溉等项目资金,对草地生态治理进行项目招标,但把劳务单独外包,鼓励和支持当地农牧民参与草原治理。“这大大提高了农牧民对草地生态建设的积极性,他们再不会认为这与自己无关。”石渠县代县长罗林说。“保护并不是要阻挠经济发展。对于湿地最好的保护就是合理利用,当然这种利用不是掠夺式的开发,首要前提就是不能破坏它的生态特征。”陈克林说,具体到石渠,就是要把湿地保护和生态旅游科学结合起来,以生态旅游促进县域经济发展,同时促进更好地保护湿地。“十三五”期间,我国湿地保护将从抢救性保护进入全面保护的新阶段,2016年开展湿地生态效益补偿试点,实施湿地保护修复重大工程,新建一批国际重要湿地和国家湿地公园,这是今年全国林业厅局长会议提出的我国湿地保护工作重点。扬帆需借东风力。保护石渠110万公顷珍稀高寒湿地,需要在政策、规划、资金等方面加力。我们期待,中国这片珍稀的高原湿地能够恢复健康、美丽永驻。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捕鱼发布于金沙电玩城捕鱼,转载请注明出处:石渠百万公顷下冷干天群亟须减力庇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