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你平安

6

高考成绩公布的时候,结果没有出乎噜噜的意料,他落榜了,也没有选择复读。

高中毕业的同学聚会,他风尘仆仆的到场。大家不停的举杯,一是庆祝自己是个大人了,二是表达对大家的思念。毕竟这些人这辈子可能就这一次再见了。

金沙看得出他憔悴了不少,久别重逢的他们,借着大家推杯换盏的功夫溜了出来,就着夜色和霓虹散步到了两个人每晚回家必经的小河边上。两人坐在河堤上,金沙靠在噜噜身上。借着酒意聊聊这些年的往事。她问不出噜噜的心事,他也不想让金沙分心。

晚上的月光清澈如水,他说起当初一起逛街的时候,金砂总是上个厕所出来就迷路了,他只能每次都在厕所门口等着她。她说起年初的时候,噜噜来照顾他的那次,身上腿上那么多淤青,就算着急也不能那么不小心摔倒那么多次嘛。

她顿了顿,想起来那天她头脑发热说出的那句话。噜噜也愣住了,就在那天他刚刚得知自己已经癌症二期了。

两人一会欢笑,一会沉默着流泪。各自藏着心思,他们要分开很长一段时间了。

酒意让两人丧失了警觉,一个醉汉满满的走到他们背后,叫着陌生的名字,想要抱住金沙。噜噜一把推开金沙,一拳打在醉汉脸上,相互推搡,醉汉耍起了酒疯,提起酒瓶砸了过来。噜噜用手臂交叉挡住,与那男人扭打在一起。

可毕竟还是学生,就在这时阴影里又出现了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就在那人走向蜷缩在一边的金沙时,噜噜一脚踢到了这个男人的膝盖弯,男人痛苦的跪下,可他并不是两个成年男性的对手,两个醉汉趁着酒意对他拳脚相加。金沙扑上去想拉开两个醉汉,被推倒在地。

噜噜双手抱头,蜷缩在那里,眼神清澈,对着正在哭的金沙用唇语说:快走。

不久,警察控制了局面,金沙抱着噜噜,泣不成声。

“别哭啦,虽然你哭起来也很好看啦,可是你这样我心里也会很难过的。”噜噜朝她露出一个丑陋的笑,抬起能动的右手摸了摸她的头。

2

噜噜把金砂介绍给他的朋友们。

“我跟你们讲,这可是我的女人,谁都不准欺负她。”

好好的话被他说得好中二啊,不过金砂还是开心。

因为噜噜说这些的时候,涨红了脸的样子跟表白一样。

“你还真能拱到这么水灵的小白菜啊”石头嘟囔

石头媳妇听到这话,照着他头就是一巴掌。然后转身就走。

石头连忙追上去,边追边说:

媳妇你最水灵了你最水灵了......

噜噜心里也很开心,虽然大家知道石头媳妇的脾气就这样,但当他转头看到金沙对着大家微笑的时候。

心说,果然还是我家金沙最水灵了。

活脱脱一个仙女下凡,温婉如玉,冰清玉洁。

0

五年后,她还是单着,还是那么优秀,在公司也做到了比较高的岗位。

身边的人都想问她为什么?

她总是摇头微笑着搪塞。

“忙着挣钱,忙着长大。”

生日那天,她在家里开了派对,到最后大家都走了,只剩下她和她闺蜜。

借着酒劲,闺蜜对她说,“我真的蛮同情你的那段过去,可我就是想知道那个男人到底从你这里拿走了什么,还是他欠了你什么?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真的好担心。无论怎样,生活还是要向前看呢亲爱的。”

金砂有点醉了,她摇了摇头,却又点了点头,眼神清澈,看着月光。

“他欠我一件很重要的东西。”金沙说

“什么?”

沉默了许久,金砂才开口。

“一首诗。”

她转头看向闺蜜,却发现闺蜜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她坐在窗边,眼神空洞又明亮。

“愿你在那边,无难无灾。”她靠在窗边看着霓虹喃喃自语。

4

这年的冬天冷的突然,还下起了雪,外面白茫茫的一片。

金砂的生理期如约而至,痛经是老毛病了。

她请假在家躺了一天了,毕竟下雪天跟睡觉更配呢。

可阵痛真的让她没睡好,到了晚上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就想着噜噜应该可以陪她聊聊天。

下午的时候给噜噜发的消息,到现在也没有回。

她有点生气

又有点担心。

担心噜噜这么大的雪,会不会出事了;担心噜噜会不会不要自己了...

自己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总是爱想东想西。越想越烦躁,还有点委屈。

直到房门咚的一声被什么东西撞到,她开门一看噜噜狼狈的坐在地上,没一会额头的大包就鼓起来了。金沙看他的样子,有点好笑,可迟到这么久,她还是努力板着个脸。

“哇,真的好痛。”噜噜揉了揉头,站起来随即露出傻得不行的笑,“进屋进屋,外面好冷。”

“金砂金砂,你的特快专递到了!”

金沙看着他从大大的购物袋里,掏出了卫生巾,酒精棉,红糖,还有一个热水袋。他自顾自的一样样介绍。

最后拍拍胸脯说:“喏,还有你最最需要的噜噜。”

原来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可这么大的雪,出现意外怎么办啊,自己明明就只是想找他聊聊天而已。

“你不知道外面很冷嘛,谁要你过来啊。”金砂鼓着嘴傲娇起来

噜噜嘿嘿的笑着,弯下腰一把把金砂小公主抱起来,放到了床上。一点一点的照顾着她。

金砂躺在床上,看着噜噜忙碌的背影,小声说。

“毕了业咱们就领证吧。”

噜噜像是没听见一样,没有回答,忙里忙外。

金砂把被子拉了拉盖住了半张脸,慢慢睡着了。

窗外银装素裹,冰雪飘零。

9

噜噜走了。死于癌症并发的急性呼吸衰竭。

在把金砂劝回学校的一个周以后,突然没有了音讯,电话的那头,是噜噜妈妈略带哭腔的声音,金砂挂了电话之后,请了假就往回赶。

“如果我走了,我们就是陌生人了。”

医院里气氛有点压抑,走廊里噜噜的家里人抹着眼泪;也有患病的孩子天真地问,什么时候可以不住在这里啊;甚至还有几个成年人围在一起从窃窃私语到最后比谁声高的谈论老人去世后的遗产分配。

医院真是个复杂的地方,人生百态真是可以看个通透。

“噜噜这孩子脑子笨,也没什么优点,就惦记着你,天天就在那琢磨着写点什么,最后也没写完,这张纸条是他要给你的...”噜噜妈越说越哽咽,噜噜爸在旁边沉默着抹着眼泪。

后面的话她也听不清了,原来这么轻易的就可以失去一个人,生活就是这样的吗?

金砂还是离开了,带着有空会来照顾二老的承诺,带着那张纸条。

她把纸条扔在包里,却不打开,大概是因为她知道那上面有什么吧。

可无论如何生活都还是要继续,不是么。

直到大学毕业的那天,她收拾行李的时候,这张纸条飘落在地上。

打开还未收起的电脑,在那个他永远都仅自己可见的社交软件动态上,赫然只有两条动态。

“好。”2012年,冬

“最后只愿我,知道你平安。”2014年,大寒

金砂坐在那里看着屏幕,怔住了,眼泪无声的落了下来,她抹了抹眼泪,努力的牵扯着嘴角对着屏幕微笑着。

动手更改了自己的个人签名。

“也愿你今后无难无灾。”她轻声说。

7

臂骨骨折,腿骨骨裂,躺在病床上的噜噜觉得自己有点好笑。他一笑,牵动着全身,痛楚感又冲上了大脑。

“嘶--”噜噜皱着眉自言自语“还真是很疼啊。”

金砂每天都来看望他,有时候带些好吃的,有时候就来给他讲点打工时候发生的小故事,有时候就只带着手机在噜噜面前玩,看着他想玩但是玩不了的样子,真是有趣极了。

噜噜妈看到小姑娘对自己儿子这么好,心情也好了不少,可转念一想,却又难过了起来。

眼看着就要到去学校报道的日子了,金砂却决定留下来多照顾噜噜几天。

噜噜那天罕见的对她发了火。

“你都这么大了,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还不清楚吗?”噜噜声音很大,表情严肃地不像他。

他盯着金砂没一会,就微笑了起来,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别担心,今年不行,我明年还可以考,一定能考上,等我到了学校还要叫你一声师姐呢。”

“哼,有你这么对待师姐的吗。刚才的你好可怕。”金砂噘着嘴推开他的手转过头去。

金砂知道他这是为自己好,但还是想闹点小别扭,还悄悄扭头看着噜噜手足无措的样子。心说这次就饶了他吧。她整理了一下情绪伸出小指。

“那我们说准了,拉钩。”

“嗯,拉钩。”

5

说来也巧,噜噜和金沙从初中到高中都在一个学校的隔壁班,学校里都知道这对璧人。

面对即将迎来高考的局面,自然是要杜绝早恋的,可偏偏两人成绩还不错,甚至高一的时候成绩很差的噜噜,也已经达到了班级前十的水平,对于他们俩的事儿学校方面除了谈话教育也不好说点什么。

毕竟影响了学生成绩可是要扣工资的。

晚自习过后,金砂在噜噜的教室门口等他,噜噜招招手让她进来。

嘴上说着是有道题有点没太懂,等金砂低下头看他的卷子的时候,数学题上却一个数字符号都没有。

只有两句像是还没写完的话,大概是诗吧。

金砂问他卷子上的是什么。

噜噜歪着头看着金砂,傻笑着说,这是给你写的。金砂有点不知所措。

“你傻不傻啊,都快考试了,还琢磨这些没用的。”金砂嘟囔着

大猪走的晚了点,看了看教室里这局面。连忙说:得,我走我走,你俩继续。

大猪前脚走,噜噜电话就响了起来。只是这一通电话让他有点出神,家里的老人走了,有点突然。

金砂想陪他一起去,噜噜拒绝了。

总归是家里人的事,带你去有点不太好。他这样安慰道。

“没事啦,放心,我这边事情处理完了,就会出现啦。乖,你自己一个人回家小心点。”噜噜撂下这句话就跑出了教室。

自那天起,噜噜没有再来学校。金沙很担心,甚至找到了噜噜上学租住的学区房。依然没有他的身影。电话也关机了。

高考前的第三个晚上,她又一次尝试给噜噜打电话。他那关机了一整天的手机终于被打通了。

电话里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甚至还有一丝陌生,金沙焦急的询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却被搪塞说只是感冒而已。

“噜噜,我真的好害怕。”

“别哭别哭,你害怕什么嘛。”噜噜有点不知所措

“我怕失去你,你从来没有这样突然消失过,噜噜。我们可以见一面嘛。”

“最近恐怕是不行啦,不过放心,几天后的高考我会努力的。一定可以跟你去同一个学校的。”

“嗯,那我们说好了。可是你真的没事么,你不许瞒我!”

“嗯。那就这样。”噜噜顿了一下“好”

“什么?”金沙吸了下鼻子

“没什么,金沙,好好睡,晚安。”

“晚安。”

送君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

惜别伤离临请饮清酒三两三

一两祝你身体健康无病灾

二两祝你手边银财去饥寒

三两祝你是非方寸永不乱

三两三

余下三

你在云滇处,故人不复还。

幽冥隔山海,奈何复一关。

最后只愿我,知道你平安。


1

在噜噜见到金砂之前,他一直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任何的东西可以困住一个真正的男人。

直到他面对着她心里小鹿乱撞的时候才知道。

嗯,我爱的女孩可以。

“可以做我的马猴烧酒吗!姑娘!”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甚至觉得自己的脑子被驴踢了。

姑娘也觉得面前这个男孩的脑子被驴踢了。

所以拒绝了他。

看到男孩涨红了脸的窘迫样子,她有点被逗乐了。

所以想了想还是再给他一次机会。

男孩嘴上说着这可不是我求你给我机会的,牵了小手以后就嘟囔着谁让我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呢。

金沙听见了心里很开心,除了中二眼前这个男孩还是蛮不错的嘛。

于是他们在一起了。

8

时间过得很快,让人有些措手不及,金砂已经完全融入了大学生活。

她优秀的有些亮眼,轻微的淡妆点缀,让那双本就漂亮的眸子更加明媚了。

学校里爱慕她的男生都很好奇,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能困得住她的心。

她跟室友们聊天说到噜噜的时候,她都只是面带微笑的回忆说他是个普通人,对我好。

金砂总是跟噜噜聊天,跟他说话的时候,金砂的语调才会罕见的带有那么多小女孩的语气。

金沙电玩城捕鱼,“我现在是学生会副主席啦,今年的成绩还不错,奖学金应该也没问题的!”

"辣鸡噜噜有没有好好复习啊。”

“我跟你港啊,我可是有很多人追的,我可都拒绝了,很多人都在好奇你是个啥样的人呢2333”

噜噜看到她这个活泼的样子,也蛮开心的。可当他安静下来,看着自己日渐消瘦的模样,心想,要是生活一切都只如初见就好了。他努力安慰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沉沉睡去的时候,偶尔还会念叨着她的名字。

学校寒假,金砂在见到噜噜之前,心情还是蛮好的,她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心说要给噜噜一个惊喜。

她走进医院病房的时候,看到噜噜睡着了。噜噜妈妈杵着头打瞌睡,看到金砂进来了,对她笑了笑。

这才多久,阿姨真的憔悴了不少。

听着噜噜妈简单的说了一下他的近况,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金砂心里有点难过,像是酸楚的水从心里流了出来。

噜噜醒了,金砂抹了抹眼泪,逗笑说他这光头的样子,就像个和尚一样。

噜噜没想到金砂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噜噜妈要去外面溜达溜达。病房里就只剩下他们了。

两个人看着对方,许久未见,又仿佛还在昨天。他们说了很多话,把能想到的都说了。

话题聊完了,终于还是沉默了,有点安静,但是不尴尬。

噜噜轻轻的开口说:“我们分手吧。”他的声音轻到自己都听不太清。

“不要。”金砂说

“什么?”噜噜看向她。

“我说我不要分手。”金砂一字一顿的说,明媚的眼睛眼神坚定的看着噜噜。

他的眼神黯淡下来,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那...我换个说法,情况如你所见,我想我可能没办法给你一个好的未来,如果我走了,我们就是陌生人了,之后你还能找个好男人,可以托付一生。”噜噜小心翼翼的措辞。

“辣鸡噜噜你听说我,你不要乱想了,一切都会好的。我会等你。”金砂的声音温柔的像个大姐姐,眼眶却有点湿润。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么?”噜噜问

“不许乱想!”金砂说

“没有没有,其实我是想做个文艺一点的人的,那天卷子上面的是我写给你的诗,只不过还没写完。”噜噜挠了挠头

金砂愣了一瞬,转而笑中带泪。

“嗯,好啊,我很期待呢。”

3

没多久,噜噜的朋友同学甚至邻居家人都知道噜噜有个好上天的女朋友了。

大家都想知道噜噜是靠什么俘获金沙这只仙女的芳心的。

噜噜深知自己平常的没啥能拿的出手的,就只能厚颜无耻的说

“靠的是我的人格魅力。”

噜噜自己也有点迷糊,回想当年告白的时候,羞耻的简直不能看,难道是羞耻心打动了金沙?

Emmmm...

玛德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嘛?

幡然醒悟。

就像我第一眼看到金沙就想要让她成为我的马猴烧酒一样!

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捕鱼发布于金沙电玩城捕鱼,转载请注明出处:知道你平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