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一株木棉

静姝/文

牧鸯公众号里的文章我大部分都读过,清新飘逸的文字,真挚而温婉的情感,她把烟火气息的生活过成了桃花源的生活,她的文字总能予以我心灵的冲击。每当读她的文章,我的心总是能静下来,所以,我时刻在期盼着牧鸯更新文章,当得知她出书了,真的由衷为她感到高兴,也希望更多人可以读到她的作品。

牧鸯的新书书名为《爱你这回事,时间都记得》,见书名定会猜想到这里有故事,还是爱情故事,你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爱情故事吗?张小砚说“你们想知道她的感情故事,去买她的书,从她的新书里找答案。”

牧鸯说有一天,生命会消逝,记忆会消散,唯有文字不灭,哪怕只剩下一个精彩的片段,或是一个名字。所以,她写下了这些故事。

拿到预售本那刻,内心激动不已,只想找个人无人的地方细细品读。我选择在一个人的时候看这本书,我坚信宁静的夜伴着牧鸯的故事会是美妙的时光。

书由外之内都充满了文艺清新,如同牧姑娘明净的心一般。书由张小砚做序《斯人若彩虹》,书一共有四章《你是年少的欢喜》、《树在山上开花,酒在树下沉睡》、《何以解忧,唯有艳遇》、《那你们还在一起吗》,自认为不同章节该了写尽了作者不同时期的故事和心境。另外,书中附有牧鸯的摄影作品,作品的牧鸯和她的文字稳合极好,她站在那里,浅色的长裙和过腰的长发,慢慢的文艺感。

故事里有浓烈的爱情故事,猜想里面某个故事里某个男主就作者恋爱了十年的男生,或者某个男主就是作者喜欢过的英俊男人,或者某个男主就是深情爱护着作者的帅哥。篇篇读来感动,不过我有尤爱那篇《我愿与你共黄昏,问你粥可温》,我见到了一个清丽的姑娘,身倔强与执着,女主总能知道自己追逐的是怎样的人生。对面站着一个优秀帅气大白深情表白,女主最后引用沈君山的那段话婉拒大白。

完美的爱情和完美的婚姻不一定能画上符号,有情人当然最好成为眷属,但不必也不一定成为眷属,婚姻的形式在改,但终究是共同相处的伴侣,有灵性的伴侣,有知性的伴侣,有事业的伴侣,更有生活的伴侣。或许我的想法比较前卫,我不在乎契约的形式,所以,你只会是我的灵性知己,而不是生活伴侣。

女主自带一身风骨,她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她说“我只想做个随季风迁徙的候鸟,看一季接一季的花开,听一声紧一声的浪涛。”

读到《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要回头》中“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寻找爱情,只是去爱;不再渴望拥有,只是去做;不再追求空泛的成长,只是开始修养自己的性情——我们的人生才真正开始”,心里开始心疼。故事中女主本以为自己是阿禾那朵“致命的白玫瑰”,殊不知即将迎来的婚姻里却出现了另外一个姑娘。曾经说过要天荒地老的那个人却拉着另一个姑娘的手走进了婚礼殿堂。还好,女主开始了她新的人生,想必曾经的深爱早已随那杯酒穿肠而过,再爱也不要回头。

故事里不紧有荡气回肠的爱情,当读到《良伴此生不换》时还能有朴实醇香的情谊,那个唱昆曲《余韵·哀江南》的姑娘,那个陪小主游西湖的游游。青春时代,我们都一腔热血,有明媚的梦,只是历经岁月,青春终将散场。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总有些人一直陪伴彼此,即使相隔千山万水。

我想人生中正是有了良伴,才能更好地熬过人生的低潮。在牧鸯的人生中,除了良伴,还有张小砚和张小砚的酒。如此,才会有如今在桃花源的牧鸯,酿酒,采药,捕鱼,读书,写字,喝茶,如她所说“日子如流水一般,过得信马由缰,像极了清白之年。”

牧鸯的文章很受人青睐,我想该是她写的不仅是故事,还有她的人生态度,无论遭遇什么艰难世事,她都能勇敢地挺过去。在某个故事的结尾她写道“必须有一颗善良纯正的心,对待生活,要有希望,有目标,有原则,不抱怨,不矫情,不自欺欺人。试着修炼坚强勇敢的品性,要自爱,让自己的心里有着温暖的大世界,让进来的人不舍得离开”,她一直保持着那份初心,无论是对爱情还是生活,她说“那一座玫瑰花园,我自己去实现了”。

牧鸯,你的文字就像黑夜之中的烛光,给尘世中的我们引入了一束微光,很暖,很暖。

牧鸯,你会等来与你一起坐在你种的桃树下,喝你酿的酒。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捕鱼发布于金沙电玩城捕鱼,转载请注明出处:你是一株木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